中文版   |   ENGLISH

搜索

版權所有 ?2018   廣西柳州銀海鋁業股份有限公司  am8亞美AG旗艦|銀海鋁業     桂ICP備15007883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柳州

新聞中心

中鋁公司董事長葛紅林要和馬雲聯手在網上賣鋁

瀏覽量
【摘要】︰
摘要︰雙方共同搭建一體化的中國金屬電商交易平台,將中鋁公司采購銷售業務由線下遷移到金屬電商交易平台上運行.??背負扭虧重任的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公司)董事長葛紅林,終于不堪行業的下行壓力,準備將這家老牌央企“觸電上網”,並選擇和電商龍頭阿里巴巴聯手打造中國金屬電商交易平台。??中鋁公司官網周一發布消息稱,11月12日,中鋁公司董事長葛紅林在公司總部與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舉行會談。雙方就創新

  摘要︰雙方共同搭建一體化的中國金屬電商交易平台,將中鋁公司采購銷售業務由線下遷移到金屬電商交易平台上運行.
    背負扭虧重任的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公司)董事長葛紅林,終于不堪行業的下行壓力,準備將這家老牌央企“觸電上網”,並選擇和電商龍頭阿里巴巴聯手打造中國金屬電商交易平台。

    中鋁公司官網周一發布消息稱,11月12日,中鋁公司董事長葛紅林在公司總部與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舉行會談。雙方就創新實體和電商企業合作進行了洽談,並議定了下一步的工作原則和操作方式。

    雙方將充分利用中鋁公司作為有色行業傳統企業的行業影響力,和阿里巴巴現有的電商平台技術以及供應商、客戶、金融服務、物流服務等資源,共同搭建一體化的中國金屬電商交易平台,將中鋁公司的采購銷售業務,由線下遷移到金屬電商交易平台上運行,實現行業內用戶采購銷售業務引流至該平台,推動該平台的業務推廣。

    與鋼鐵等其他大宗商品生產貿易商獨自打造電商平台的方式不同,中鋁選擇與阿里巴巴合作,顯然是看中了後者的電商業務實力與品牌效應。“中鋁是希望借助阿里巴巴電子商務交易平台的名氣,少走彎路。”卓創資訊鋁業分析師張猛說。

    “阿里巴巴是全球知名電商,業務涵蓋交易、物流、金融、信用體系等領域,不僅擁有大量的線上供應商、貿易商、客戶資源,還有強大的大數據分析能力和雲計算平台,具有成熟的電商平台搭建技術能力。”葛紅林此次與馬雲見面時表示,寄望于雙方在電商、物流、雲計算、大數據等領域進行業務合作。

    這兩年在TMT、物流、傳媒等多個行業大筆收購的馬雲,此次決心進軍大宗商品領域。他說,阿里巴巴與中鋁公司的合作,將從有色行業入手,逐步輻射到黑色金屬行業、煤炭行業、石油化工行業等傳統行業。他的目的是“改變原有的中小企業服務平台形象,完善阿里巴巴平台行業布局和行業結構,使阿里巴巴電商平台在各個行業深度推廣”。

    如果中鋁公司與阿里巴巴的上述合作能夠落地,那麼或將是中國第一個鋁業電商交易平台。此前,據大智慧阿思達克通訊社報道,鋼鐵電商龍頭企業上海鋼聯(300226.SZ)有意與南山鋁業(600219.SH)合作打造鋁電商平台,但迄今為止,雙方均未公布合作進展。

    在鋼鐵行業,電商平台正如雨後春筍般涌出。卓創資訊鋼鐵行業分析師岳文靜稱,目前國內鋼鐵電商平台已發展到200家左右。在她看來,大宗商品“上網”一方面可縮短產品的流通過程,減少中間過程的倉儲物流費用,另一方面則擴大了產品經營範圍,打破傳統貿易“倒手賺差價”的盈利模式。

    岳文靜認為,目前國內鋼鐵“互聯網+”尚處于摸索前進階段,其營銷模式、產品質量監管以及物流系統尚不完善,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佔據鋼鐵銷售市場,但規模仍有待發展,線上買賣雙方信任度有待提高。此外,鋼鐵線上平台較多,尚未形成如“淘寶”一般影響力較大的領軍者,鋼鐵“互聯網+”仍需探索。

    中鋁公司與阿里巴巴的合作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大宗商品在線上交易的風險系數非常高。”張猛對界面新聞記者說,“動輒數以億計的大宗商品畢竟和百八十塊的衣服鞋子不同,交易金額太高,如果不是很熟的客戶,肯定需要對產品規格型號和質量進行實地考察後才會放心下單。”

    “在網上買壞了衣服想要退回去都嫌麻煩,何況是大宗商品。”張猛認為,由于物流費用過高,從目前來看,金屬交易平台要想實現消費品交易平台的退貨機制難度較大。

    另外,張猛還告訴界面新聞記者,中鋁公司的產品在行業內偏高,以電解鋁錠為例,近日高于市場價100元/噸左右。

    “盡管中鋁的產品質量好一些,但還不足以讓客戶以這麼大的差價埋單。”張猛說,就算中鋁公司將產品從線下搬到線上銷售,也仍然沒有提升產品競爭力。

    張猛認為,中鋁公司此舉除了受政策影響,響應國務院今年8月提出的“推廣電子商務等新興流通方式,實施‘互聯網+流通’設計行動,推動實體與網絡市場的融合發展”的政策;最根本的原因則是鋁業的下行壓力正越來越大,產能嚴重過剩,互聯網或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線下銷售壓力。

    如今,倫鋁已跌破1500美元/噸,且因美國消費者信心數據向好支撐12月加息預期,以及油價跌跌不休,鋁價還將繼續承壓下行。

    國內市場亦已“哀鴻遍野”。卓創資訊的一份研報顯示,10月中國各個地區不斷下調氧化鋁市場報價,且企業由于資金狀況不斷惡化,迫不得已大幅下調成交價格以求快速回籠。

    表現較為嚴重的地區為山東,由于成本高昂,且需求不斷萎縮,主流成交價不斷下降,大幅下跌百元之多。山東的大幅下跌,亦直接導致其余地區的跟跌,且已開始圍繞2000元/噸弱勢運行。

    為了摘下“虧損王”的帽子,中鋁公司正在加速資產甩賣。

    11月14日,中國鋁業(601600.SH)發布公告稱,擬與下屬子公司中鋁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將二者共同所持的中鋁南海合金有限公司(下稱南海合金)全部股權掛牌轉讓,轉讓價格不低于2.1億元。

    南海合金成立于2007年6月,是中國鋁業的獨資子公司,主營有色金屬加工與貿易,但已陷入連年虧損,去年虧損1965萬元,今年前三季度虧損828萬元。

    與此同時,中國鋁業準備將旗下貴州分公司位于電解鋁廠區的房屋建築物、構築物等資產處置給貴陽市土地礦產資源儲備中心,處置價格為19.5億元。

    此外,中國鋁業還將全資子公司中國鋁業香港有限公司的房屋資產,以3.72億港元(約合3.06億元人民幣)的價格轉讓給母公司中鋁公司下屬子公司中鋁海外控股有限公司。

    上述三項資產處置將帶來近25億元的收入。這對于第三季度再陷虧損的中國鋁業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針。

    “葛紅林上任以來,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中鋁的變化。”張猛說,這位“市長董事長”正頻頻與地方政府領導會面,顯示出這家老牌央企積極求生的一面,而此番投入“互聯網+”熱潮,亦表明中鋁對市場的把控和反應比以前快速敏捷。

    身為中國第一大鋁業公司的掌舵者,葛紅林近來還屢次出現在各大行業會議中,這在張猛看來算得上是一大新鮮事。“過去在中鋁,這種級別的領導基本是不參加行業會議的。”張猛說。